www.dcdc168.com
Advertisement

惨遭强X的女高中生

不经意叫出声,幸亏被嘈杂声响掩盖过去。


进犯的手不断按压禁区,毓宜面庞的红霞越来越深。身上汗水不停冒出,制服呈现半透明状态,娇嫩肉体若隐若现地展示于外人眼前。确认内裤已经湿透,那手开始进逼,趁她不及抗拒,伸出两指钻入内裤边缘,抚摩挑弄濡湿的肉缝和敏感小核。毓宜全身酥痒,两腿酸麻,勉强支撑免于出糗。当花蒂被大肆逗弄时,她紧抓着面前的男学生,男学生再也克制不住,朝樱唇吻去。二片舌头彼此搅动交缠,宛若热恋的情侣;神秘的手指也挺进蜜穴抽送,流窜的剧烈欢愉让她大感吃不消。

男学生的吻缓缓移向粉颈,两手亦在毓宜胸前摸索。他灵巧地解开扣子,摸进白色胸罩内,玩弄硬挺的粉嫩蓓蕾。“啊…哈啊…”前后夹击的快感使她连声呻吟,但旁人却没发觉蹊跷。男学生鼓起的下身猛烈摩擦着毓宜小腹,好几次欲挥军向下,她立刻回绝,深怕被发现遭另一人非礼的实情。就在打得火热时,白色内裤被褪至膝部。

“不…不要…”毓宜暗叫道,迅速夹紧双腿。神秘人不受影响,挺起的下身隔着长裤摩擦肉缝。一波波快感让她产生巨大渴望,蜜穴变得麻痒而空虚,两腿缓缓分开。神秘人见机不可失,拉开拉链,将硕大巨棒顶在幽穴口。

淫汁汩汩流出,毓宜翘起臀部,双腿分开而立,迎接肉棒临幸。神秘人以低沉嗓音问道:“要我弄你,就求我吧!”

欲火焚身的她管不了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轻声回答道:“请…请你插我,可以吗?”

“听不见,再说一次。”神秘人说道。

“啊…请…请你…”毓宜只得放胆道:“请你快干我吧…”

“既然你求我,就好好满足你吧!”神秘人在蜜穴外流连片刻,随即向内挺进。最初只有一小部分,然后在爱液润滑下没入紧窄蜜穴,直达深处尽头。肉壁紧紧吸附巨棍,些许痛楚让初尝滋味的毓宜眉头紧蹙,紧咬下唇,但紧接而至的愉悦感带来更大刺激。想到居然在公众场合和陌生男子交媾,她不禁感到羞耻,然而高潮让她渐渐失去理智,不顾四周挤满人,低声娇喘道:“啊…哈嗯…好…好棒…唔…哈啊…”

车内过于拥挤,肉棒难以随兴抽送。为得到更多高潮,毓宜自行摆动身体,让热烫的巨棒在蜜穴进出抽动;神秘人也配合将身体微蹲,向上冲刺。每逢车子停等红灯,便暂停歇息一会;而随车速加快,抽送也跟着提速。“唔…啊…啊…”甫成熟的少女躯体被不断冲击,交合处啧啧有声。约莫半个钟头过去,毓宜已是高潮迭起,全身无力。待班车即将抵达终点站,她又达到另一次高潮,肉棒在蜜穴痉孪数次,伴随强烈抖动,灼热的浓液高速灌进蜜穴深处。

大汗淋漓的毓宜全身湿透,校服几乎等同透视装。数双手伸了过来,在她背脊和臀部四处抚摸,到站之际却消失无踪。神秘人缓缓抽出疲软肉棒,协助穿上内裤与整理衣衫。她直至此时才如梦初醒,挣脱男学生的胸怀,男学生也即刻收回热吻和双手。

车厢内人潮慢慢散去,待她能够顺利转身,已无从辨认适才侵犯的元凶。男学生说道:“还好吧?我送你回家。”

“不必了…”毓宜匆匆下车,男学生追上她不断恳求,拉住手腕往小路走。她嘴里说道:“不…不行…”,仍欲拒还迎地跟了过去。两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公园,男学生将毓宜按到角落的铝制长椅上,便动手撩起裙子。她见情况有异,拼命挣扎,男学生却紧紧纠缠,毫不退让。发现抵抗徒劳无功,她只得让步:“别这样…我…我给你看…”

毓宜双手颤抖抓起裙摆,没多久便打退堂鼓。男学生苦苦央求,她内心天人交战,反复踌躇,最终一咬牙,裙子掀至腰际,白色素面内裤亦撩向一侧。如愿看到残留浊精的红肿蜜穴,男学生正要凑近欣赏,毓宜迅速将之遮蔽。

“没看清楚啦!”他软硬兼施,好说歹说,毓宜经不住纠缠,抬起双腿,任由男学生将内裤脱至足踝。诱惑肉缝一览无遗,她害羞地捂住脸,不敢直视。男学生大为亢奋,出手抚玩逗弄,毓宜略微抵御一下便完全弃守,听凭轻薄。

男学生边看边摸,把花蒂、肉瓣玩个透彻。毓宜坐立难安,不停催促道:“够…够了吧…别人会看见…”

男学生置若罔闻,自顾自把手指插入湿热的蜜穴。闯进去的瞬间,毓宜全身猛然一震,伴随“哈啊~~”一声娇喘。男学生食髓知味,还想打蛇随棍上,她当场断然拒绝。男学生倒不强迫,而是改弦更张,伸进她上衣抚摩玉乳,同时解开裤子,要毓宜欣赏胯间宝贝。她未曾显露厌恶的表情,默默套弄耸然挺立的雄风。

“好舒服,能不能舔一下?”男学生问道。毓宜摇头否决这提议,此时远处传来交谈声,两三个人信步走进公园。唯恐东窗事发,男学生急忙抽身,将彼此凌乱不整的衣衫打理妥当,故作镇定地离去。毓宜留在原处,许久才平复波动的情绪,踏上回家的路。

往后数日,毓宜照常到校上课,但脑海总浮现当天的全部经过。师长同学看出她有些魂不守舍,关心询问状况,她都轻描淡写,一语带过。放学搭车回家,也都平静无事,别说不见那男学生的踪影,连遑论神秘人的骚扰。“那天只是偶然?”虽身为受害者,但与其说不堪回首,念念不忘反更为恰当。毓宜好想了解神秘人的真实面貌,看着熙来攘往的人潮,正想:“往后应该遇不到了吧?”殊不知一道目光潜伏在人群理,暗中锁定向她。

路上状况不少,交通更形壅塞,回家路程显得愈加漫长。车内人群摩肩擦踵,毓宜被挤到车厢一角,难以动弹。就在这当口,身后的人突然压上前,完全贴合她的背脊。毓宜还来不及反应,一只手迅速撩起校裙,闯进修长的两腿之间。她瞬间不知所措,口中惊呼道:“啊…”

叫声被完全淹没,裙内的手继续上溯,占领丰盈翘臀。毓宜总算反应过来,但先前的短暂空白付出代价,娇嫩身躯完全落入他人控制。那手攫住臀部肆意亵玩,时而轻柔爱抚,时而强力揉捏;一会向外掰开,一会朝内挤压。她急怒攻心,阻挡不怀好意的进犯,然而炙热大手牢牢盘据,隔着棉质内裤抚弄柔软的禁区。

“住…住手…”毓宜全身僵直,死命夹紧双腿,那手突然离开。她以为危机解除,暗自松了口气,马上发现是天大的错误:手再度游移,只是不再锁定下身,而是从上衣和裙子交界处探入,搂住纤细腰部。滚烫的掌心紧贴光滑肌肤,坚硬的物事强行抵住翘臀探索。毓宜很想呼救,却完全叫不出声,区区几分钟宛若漫长的梦靥。坚挺尖端在臀沟淫亵磨蹭,虽然隔着校裙,仍能显著体会到粗硬、灼热的触感。她这才醒悟先前的暂停只是幌子,赤裸裸的肉棒现正顶着自己。

“要是被发现,如何善了?”仅存的勇气消逝无踪,她浑身火烫,动辄得咎,只能默默祈祷:“够了…停…不要…”

进犯丝毫未见停止迹象,潜入裙内的手将内裤拉成一条细线,两瓣丰满臀肉在拉扯下,展现绝佳弹性。硕大巨棒乘机挤进毓宜腿间,贴在隐密的耻丘肉处摩擦挑逗。薄薄布料没啥阻隔作用,她内心乱跳,满面潮红,热流自小腹升起,肉瓣不自主地收缩。毓宜试图挣脱肉棍,旋即被紧紧按住,再无活动余地;同时双腿一凉,校裙被掀到腰际,粗硬雄风直接触及大腿和臀部。她全身紧绷,暗叫道:“噢…天哪…”

孰料一条腿也进行卡位,硬是撬开毓宜双腿。她迅速尝试夹紧,惟效果极其有限。她被固定于车厢壁上,两腿分开,呈现后侧位的姿态。不安分的手绕到前方,抚触平坦的小腹;肉棒则隔着水蓝色内裤徐徐蠕动,撩拨濡湿肉瓣。   “啊…不…”毓宜紧抿双唇,欲阻断下身传来的异样感觉,但是巨棍贪婪无餍地袭击整个禁区,一次次挤压神秘花园的门扉。强大电流传递全身,她捂住嘴巴,强自压抑快脱口而出的呻吟,除了备受屈辱,更感到绝望。

侵犯者得寸进尺,搂住纤腰的那只手向上进攻,趁车子摇晃之际,悄悄推起胸罩。“不…不可以…”毓宜企图拦阻,却宛如螳臂挡车,无从抗衡。只见那手迅速排除阻碍,攫住丰盈双乳玩弄揉捏,挑逗拨动粉嫩乳尖。

“别…别这样…”毓宜仍在进行无谓挣扎,盘据紧要之地的肉棒再度刺激肉缝。顾此失彼的她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虚弱地倚靠车厢壁。娇滴滴的蓓蕾饱受蹂躏,放射阵阵快感;禁区被挺拔巨棍碾压,源源渗出蜜汁。侵犯者凑近毓宜耳后,用身体巧妙阻挡旁人视线,展开更大胆的行动,用舌头舔舐耳尖和洁白玉颈。

“唔…不…”沉重吞吐的热气灌入耳中,毓宜四肢乏力,双眼紧闭,忍受邪恶的爱抚。当她将注意力集中此处,潜伏在下腹的手突然滑进内裤,探向稀疏的草茵。她大吃一惊,还想出手救援,却被硬生生挡驾。

敌军顺利踏上隐蔽的草场,从容地悠游漫步,并朝尽头处探索。防线溃堤的毓宜犹如刀殂下的鱼肉,仅能任人宰割。侵犯者并不着忙,轻松写意地侵入肉瓣,慢慢玩弄无路可逃的猎物。卑鄙的指尖轻拂过粉嫩花瓣,灵活地启闭,稚嫩的花蕾不顾主人感受巍巍绽放。

“啊…不要这样…”私密地带被公然玷污,羞愤欲绝的毓宜全身僵直,血脉贲张,脑袋一片空白,低哑的呜咽声随即消逝在嘈杂环境中。这厢粗糙的指头抚弄水漾花瓣,进入蜜穴轻刮柔嫩肉壁,清醇蜜露屈服于淫威大量涌现。侵犯者发现这些变化,多路齐攻,先在耳垂留下热情印记,然后一手捏揉胸前蓓蕾,一手袭击敏感小核,沾起横流爱液,不客气地涂抹于蜜穴周围。

花瓣肿胀增厚,娇嫩欲滴;敏感花蕾不堪调戏,充血挺立;花蜜汩汩涌出,滋润诱惑禁区。“啊…哈啊…噢…”毓宜狼狈地娇喘着,咬牙承受快感冲击。侵犯者持续追击,将内裤拨向一边,觊觎许久的火热巨棍大剌剌地顶向私密处,缓慢摩擦湿热花瓣,轻触颤动小核,以各式猥亵行为进行精神摧残。体内火焰熊熊燃烧,被高涨欲望吞噬的她濒临崩溃,靠在侵犯者身上勉强支撑。

车子困在车阵里动弹不得,侵犯者变本加厉,手一使劲,“嘶…”内裤裆部当场断裂。禁区丧失仅存的藩篱,完全暴露在外。“来…来这套…”毓宜明显感到一丝凉意,脸色霎时刷白,内心埋怨咒骂,但昂扬雄风不给任何空档,直接攻击赤裸私密地带。

人声鼎沸的车内一隅,淫行如火如荼地暗自进行。侵犯者耐心地揉弄坚挺椒乳,并在腰腹、美臀、大腿游移;轻佻的手指不经意地揉搓,刺激敏感花蒂;粗壮肉柱乘势夹击,摩擦汪洋一片的蜜穴口。嫌恶感渐被滔滔不绝的欢快感受取代,毓宜双眼迷濛,眉头紧蹙,朱唇微张,低声哼道:“唔…哈…”

侵犯者掠开及肩秀发,蜻蜓点水般地亲吻白皙后颈;当火热的唇碰到耳后,立刻激起甜美欢愉。“唔嗯…”麻痒触感使她微微抖动,僵硬的躯体开始软化。尽管不愿承认,她确实产生巨大反应,手脚末梢不自觉痉挛扭曲。

“舒服吧?”耳边传来侵犯者的淫秽低语:“又见面啦!你还是跟上次一样敏感。”

熟悉的嗓音促使她努力回想,发现跟先前奸淫自己的神秘人如出一辙。“莫非是他?”毓宜咬紧牙关,将头别开,侵犯者毫不犹豫地追上,紧紧贴住脸庞。她无法动弹,终于一睹侵犯者的庐山真面目─年约三十出头,长相斯文,衣着笔挺,实际竟是个衣冠禽兽。

“当着这么多人被玩,兴奋了吧?”男子问道。毓宜脸上发烫,摇头否认。男子轻浮地挑起透明爱液,拿到她面前:“不承认?自个看!”

她无可辩驳,只得闭眼忍受下流的对待。

“低头,看我玩你的胸部。”男子发话道。

“什…什么?”毓宜正想拒绝,校服内的手用力抓住双峰。“敢不听话,当下就把衣服扯烂!”

“不…不要…”她挤出细若蚊鸣的声音,微弱地摇头。

“那就乖乖低头看!”男子强势命令道。

“谁来帮帮我…”毓宜内心悲泣道,回应的只有喧嚣吵杂的车阵,和周围静默的人群。她低下头,校服领口已被撑开,雪嫩双乳在魔爪下扭曲变形。屈辱转化为快感的闪电,炸响全身每一处毛孔。

“你在做什么呀?”男子又问道。

“我…我…”

“说啊!”男子发力摘捏硬挺乳尖,潜伏在毓宜双腿间的手冷不防刺入蜜穴。

“不…不行…求求你…饶了我吧…”她双唇颤抖,苦苦哀求,无助模样更显楚楚动人。男子气焰更甚,一声轻响,校服钮扣挣断飞散,饱挺双峰呼之欲出。眼看无力回天,毓宜只能忍辱说道:“我…我在看…看你玩我的…我的胸部…”她恨不得立刻从世界上消失,双眼泛起晶莹泪光。

男子压根不给喘息机会,说道:“亲一个。”

“别…”全身泛起鸡皮疙瘩的毓宜还来不及应对,潮红的面颊便被亲了几下,红唇随后遭包围堵截。她死命闪避,男子抓住下颚,手指稍稍用力,她略一松弛,男子的舌头趁机钻进牙关。抵抗渐渐削弱,振奋的男子恣意逗弄柔软的舌头,尽情吸取甘美的唾液,同时将自身的唾液送进毓宜口中。

“不赖吧?再一次。”男子张大嘴,激烈而贪婪地展开进攻,熟练的技巧让她完全顺从,任其为所欲为。

“舌头伸出来。”毓宜略为迟疑,缓缓依指示伸出。男子用舌尖轻触划圆,彻底探索美人舌头表面与侧边。绝妙感觉扩及整个口腔,触动性感带开关,呼吸急促的她不仅唇舌沦陷,胸部也不得闲地被搓揉玩弄。另一头男子微微撩起校裙,在大腿根处绵密爱抚,手指陷入蜜唇裂缝,抚摩充血挺立的花蒂。

“啊…”毓宜两腿发颤,腰部以下一阵酥麻。她虚弱地并拢双腿,但显无法发挥功用,男子更猛烈攻击弃守的胸部及口舌。诚然还穿着衣服,可上衣敞开,裙子掀起,内裤撕裂,暴露的洁白肌肤映衬露珠残存的乌黑草地,看起来反更淫荡羞耻。

“爽吗?”男子离开毓宜朱唇,笑问道。她大口喘着息,没有力气否认这番实情。“我还难受呢!”男子说话同时,震动的硬挺肉棒便抵在毓宜翘臀上。

“又要噩梦重现?”她全身僵硬,背脊一阵发凉,慌张地扭动腰肢,想逃开蠢蠢欲动的巨棍。男子看透她的内心,慢条斯理地说道:“别紧张,我不会硬来,倒是你要坚持住啊!”

“说得好听,也不想刚才怎么做的?”毓宜恨恨想道,始终不解个中含义。男子立时公布答案,抱住她腰侧向上抬起,两腿从中穿过她双腿顶住车厢壁。如此一来,毓宜仅剩两脚尖还留在地面,形成倚坐在男子腿上的姿态。她猝不及防,全身重量集中于昂扬肉棒,花瓣向两侧撑开,滚烫棒头顺势挤入小穴。

“呀啊…”凄绝快感上冲头顶,毓宜失声叫道,踮起脚尖,两手死命撑住车厢壁。男子没有乘势追击,得意说道:“刚讲过,自己坚持住!”

毓宜挺起身体,粗硬棒尖滑出蜜穴,依然虎视耽耽地顶住入口。惊魂未定的她才明了那席话的含意:虽然男子不逼迫,一旦脚尖支持不住,落下时巨棍照样会达阵。她又气又急,身体拼命扭动,男子不慌不忙撑开修长双腿,左手紧抓纤腰,右手捏住乳峰,将之压制在怀里。她徒劳地挣扎,差点让肉棒溜进湿滑蜜穴。她急忙暂停,绷紧双腿,但无法摆脱窘态。男子雄风突破第一道防线,磨蹭粉嫩穴口,与真正交合仅有毫厘之差。

“慢慢享受啊!只要挺住,我绝不会强上的。”男子牢牢掌控局势,打击毓宜的心理层面。她进退两难,不甘心地用脚尖维持身体姿态。抓住腰际的手徐徐下滑,来至腹底玩弄禁区。

“啊啊…”双腿霎时失去力量,蜜穴瞬间受到压迫,毓宜不由得反手抓住男子,极力将腰挺起。激情电流扩散全身,肉缝一阵潮湿,她觉得快站不住了。男子不轻易放过,手指在敏感小核划圆,或轻或重地挑逗刺激。

“唔喔…哈…啊…”私密地带泛滥成灾,淫水沿巨棒流淌。狂喜的波涛与无法止息的抖动,让她身体犹如熔岩般燃烧,口中急促娇喘,内心严重动摇瓦解。

“想要了吗?”男子色眯眯地揶揄道。毓宜没吭声,但身体反应昭然若揭。男子指尖于花瓣来回划动,快意道:“还装?”

“啊~~唔嗯…”她浑身一震,表情扭曲,发出近乎崩溃的悲鸣。

“真敏感!”语音刚落,毓宜胸前的手重新攀上乳峰,须臾间抵达挺拔的尖顶,绕着粉嫩乳晕滑动。充血的蓓蕾更为挺翘,剧烈冲击令她搞不清究竟在逃避还是迎合,颤声道:“噢…嗯…哈啊…”

男子持续扇风点火,下方的手轻轻拨弄花瓣与花蒂。“啊…不~~”毓宜双颊涨红,两手蜷曲,下身激情摆荡。硕大的巨棒再度侵入紧窄蜜穴,她猛然惊觉不妙,将身体略微抬升。男子并不着恼,只是玩弄入口周围,品味夹贴摩蹭的快感。粗硬肉棍在蜜穴外示威似地跳动,毓宜陷入极大矛盾,明知拒绝只会增添对方的快感,还是不停摇头。

“不必害羞,想就说。”男子双腿施力,顶起苗条的身躯。毓宜全身陡然下落,火烫巨棒无情杀进蜜穴。她绷紧修长双腿,绝望暗叫道:“啊…”

“别硬撑了。”男子狡猾地撩拨乳尖和花蒂,又完全不给借力支撑的机会,即使毓宜死命扶住墙壁,却不见任何帮助。她全身酸软,直接承受自下腹直逼喉头的热烫压迫。

“进去这么多啦!”淫语摧毁最后的理智,勉强坚持的双腿亦举起白旗,鼓涨肉棒迅速塞满紧实秘径。男子打定主意,要好好“照顾”毫无反击能力的少女。粗硬棱角擦过幽径的滑润嫩肉,饱受摧残的毓宜处境宛若濒死的羔羊,无助地放任可怖肉棍征服蜜穴;不自觉微张的小口也被手指攻破,粗鲁地玩弄。

“嘴巴说不要,下面倒夹得超紧。”男子奸笑道。巨大的屈辱、羞耻让毓宜不敢正视,妄想逃离远避,但精壮躯体硬生生压了上来。大难临头的她脸色发青,剧烈撞击仿佛要将之撕裂。生气勃勃的巨棒已彻底占有她,近乎窒息的毓宜发出轻轻鼻息,无言承受无尽折腾。

男子稍稍抽出肉柱,立即快速压入,开始规律抽送。“唔…嗯…嗯…”毓宜现在能做的,只剩满足男子的淫欲。所有屈辱不堪全抛诸脑后,她自我安慰道:“不管怎样,总会结束的。”

挺拔雄风好似机械一样,准确地反复进出,朝更深处迈进。“啊…哈啊…嗯…”毓宜身体深处逐渐火热,主动迎合撞击,让男子的小腹逐步贴合浑圆翘臀。巨棍开始加速,插入的力量也增强,虽发出轻微的撞击声,但被车内噪音掩盖。男子的手指从毓宜麻木的口中取出,伸进散乱的上衣抚摸酥胸。弹动的双乳变得更加坚挺,备受欺凌的乳尖傲然挺立。男子大肆玩弄时,蜜穴也将肉棒愈挟愈紧。

“唔嗯…噢…”烧灼感在毓宜体内由点而面扩张,男子若无其事地进行活塞运动,在她耳边低声道:“还装清纯,很爽吧?”

她扭过头,一言不发,恨不得能将耳朵塞起,可是男子的言行挑动敏感神经,内心烈焰狂燃,小穴一阵紧缩,爱液涓滴而出。刹那间,粗硬肉棍全力向前一冲,呛辣袭击让她差点高叫出声,忙用手掩住。

“要叫给大家听吗?”巨棒毫不怜惜地肆虐,毓宜苗条的身躯反弓,倒在男子身上闷声呻吟:“不…不要…”

“那你说,我们在干什么?”肉棒在蜜穴尽头留连,屈辱感连环爆裂,灵魂好像快离开躯体,毓宜感官几近停滞,唯独充塞感还是无比鲜明。

“我…我们…在…在…在作爱…”

“换种说法。”男子要求道。

“我…我…”

“不说,就给所有人听你叫啰!”男子语带威胁,作势要粗暴对付。毓宜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啊…别…我…我说…”

“说清楚点。”

“你…你在…干我…操…操我…”听着自己亲口说出不堪入耳的话语,她全身泛红,恨不得一死了之,但蜜穴随肉棒冲击不断痉挛,愉悦的火苗悄悄出现。身体撕裂的感觉转变成快乐泉源,将羞耻、踌躇、抗拒尽皆带走。“啊…哈啊…嗯…啊…”毓宜渐渐接纳男子,口中绵延呜咽,躯体摇摇晃晃,轻舔干渴红唇,期待高潮降临的那一刻。

“感觉很棒吧?”男子问道。毓宜本能地挣扎了一下,肉棍火速以强力抽送回应,有条不紊且意志坚定。深陷高潮漩涡的她更显飘飘然,不知身处何方,闷哼道:“啊…哈…哈嗯…啊…”

男子放缓速度,毓宜反而贪心追求,送上红润樱唇。两人接触刹那,火花四散迸出。抛弃道德贞操的她伸出香舌,和对方的舌彼此摩娑缠绵。男子紧紧堵住小嘴,用力抓捏双乳,肉棍戳入蜜穴深处,灼热精浆大肆喷洒浇灌。她脚尖反勾住男子双腿激情热吻,攀上极乐巅峰。

“啊…操…操死我吧…唔嗯…哈…噢…哈啊…”巴士呼啸前行,驶向终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