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cdc168.com
Advertisement

為了生意!我把老婆讓別人幹了

我有一个漂亮的老婆,是位二十五岁的少妇,结婚已经三年了,浑身散发出一股热力。 全身肌肤白嫩,修长的身材、细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胸前挺着一对 35D 大,可以说女人的美她全有了,娇美的脸蛋儿整天笑吟吟的,被着一头长长的头发,走起路来一对大奶一上一下的斗着,男人见了,都为她着迷。

在这三年来我和她过的很幸福,在性爱方面我给了她极在的满足,可是好事不长,我的生意一点也不好! 几乎吃老本了,2001年没有生意可做,厂里50位职工,只有20个了。 我很着急,老婆也一样,幸福的生活变的很来谈,好长没有性爱了。 老婆心变的很烦,有时一点小事就吵架。 但机会是有的,我一位大客商,姓陈,他50岁一直对我老婆有意思,但比竞是别人的老婆,一直没有如原,一天他对我说只要能和我老婆玩一次,今年有个大单子就让我接了。 如果这样一来我的工厂就会想以前一样了。 晚上这事我和我老婆商量了,老婆也同意了。 我们就约了一个日子,打算在周末的下午去签合同了。

在一个周末的上午,老婆新买了一件白色的紧身上衣和白色的窄裙,把头发盘了起来,和做新娘时一样的头发,穿在身上之后,她对着镜子自己看了又看,觉得十分满意。 显得轻快活泼。 老婆在镜子前来回走了几步,觉得这件白色的紧身上衣,十分好看,因为衣服质料薄,胸前的乳罩是黑色,有点不配合老婆又把上衣脱下来,想要重新换一件乳罩,当她把乳罩脱下来时,那一对迷人的房露在外面,自己看了也觉心醉。 老婆就说,每次和我在一起,我们接吻时,我总是喜欢用手在这一对房隔着衣服和乳罩揉弄一阵,如果要是不戴乳罩,我这一对乳房陈老板抚摸,一定会更舒服。

有了这个想法,老婆就把乳罩丢在一边,挺了挺胸部,走了两步,对着镜子一看,两个上下晃动,特别有动感。 老婆微微一笑,露出一股骄傲之色,她对于自己的美感到很满意,穿上了这白色的紧身上衣,里面也不戴乳罩,又穿上窄裙,里面三角裤也不穿,穿着肉色的丝袜,套上了一双高跟鞋,她又对着镜子再看了看,得意的一笑,觉得全身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10钟点后,老婆和我二人一同驾着别克商务车,到了陈老板的别墅,陈老虽有老婆,但好几年没有做爱了,为了名利,陈老没有去招小姐,陈老板对良家少妇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尤其是看到成熟的女人,更是敏感,因此对我老婆便心存幻想陈老打的住处位于近郊,空气、环境皆相当好。 他和一家人同住,但他老婆到新马旅行去了,但他还是分咐保姆准备的丰盛的饭,我们到时陈老板还没吃饭,就让保姆上街办事去了,这时我们一到就一起吃饭了。 老婆的吃饭时不小心把筷子掉在地上了,就去弯腰去捡时。

正好和陈老打对面,她距离又那么近,把肥大的乳房赤裸裸的展在陈老打的眼前。 雪白的肥乳、鲜红色的大奶彩头,真是耀眼生辉,美不胜收,看得陈老打全身发熬,下体亢奋。

老婆初时尚未察觉,又去端汤、拿饭,她每一次弯腰时,陈老板注视她的乳房,等她把菜饭拽好后,盛了饭双手端到陈老打面前。

「请用饭。 」陈老板说完见陈老板未伸手来接,甚感奇怪,见陈老板双眼注视着自己酥胸上,再低头一看自己的前胸,胸部正好赤裸裸的渲染在他的面前,被他看得过饱而自己尚未发现。

现在才知道陈老板发呆的原因,原来是春光外泄,使得老婆双颊飞红,芳心噗噗跳个不停,全身火热而不自在的叫道:「陈老板! 吃饭吧! 」「啊! 」陈老板见老婆又娇声的叫了一声,才猛的回过神来。

老婆和陈老板二人各怀心事,默默的吃着午饭饭后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老婆收拾妥当后,于是叫道:「燕燕,(是我老婆的名子)我能让你老公办件事吗?

「什么事? 陈老板。 」老婆娇声应到,然后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我让他到公司去办件事,要好几小时」(具实不说我也要走了,但我不是真走,我就到陈老板的花园里躲藏起来)我在窗子前看着她们这么做爱。

陈老板说罢移坐到她身边,拉着她雪白的玉手拍拍。 老婆被陈老板拉着自己的小手,不知所措道:「陈老板,谢谢! 你对我们厂的关心。 」陈老板一看儿我老婆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身上发出一般女人的肉香,他忽然觉的很兴奋,真想抱她,但是还不敢。 陈老板道:「那麽,燕燕! 你和你老公每天做爱吗?

「陈老板! 这是我和我老公的事,很多事不好说......「不好说才问啊。 」陈老板说完就说。

「多羞人啊! 我不好意思说。

「燕燕! 你看这里除了我们两人外,又没有第三人,具实我很早喜欢你了,说给我听嘛。 」说完走过去在她脸上轻轻一吻。

老婆被他吻得脸上痒痒的、身上酥酥的,抖得更厉害,也不知不觉中流水出来。

「陈老板,最近生意不好,老公又没有心做那事,您叫我守寡怎么受得了,我是健康正常的女人,我需要......」以下的话,她娇羞得说不下去了。

「需要什么? 」陈老板问道。

老婆脸更红了,风情万种的白了陈老板一眼,说:「就...... 就...... 就是...... 是那个嘛。 」陈老板看着我老婆风骚的样子,鸡巴一下子硬了起来,把裤裆顶得老高。 这一切没逃过坐在对面的老婆的眼睛,看着陈老板鼓起的裤子,她不由得低下头,心灵深处却想再看一看,这时她觉得好热,尤其是更是热得快溶化了一般,充血的阴唇涨得难受,加快地往外流,由于没穿内裤,从表面上看以可以看出一点湿润,隐隐约约可看到黑黑的一团。

此时陈老板为了掩饰自己的异样正不安地左顾右盼,当他不经意的低下头时,忽然看见燕燕湿润的胯间,眼睛猛地一亮,眼睛再也移不开了,看着越来越湿的裤子,已经可以看出两片肥厚的阴唇了。 受到着突来的打击,陈老板的鸡巴翘得更高、变的更大了。

陈老板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放肆的说道:「燕...... 燕,我知道了! 原来是...... 哈...... 哈......」老婆看着陈老板越来越大的鸡巴,心想:「陈老板的鸡巴真大啊! 这么大的年龄了还这么大,比老公的还大多了,我以前怎么他常在我家时这么没发现? 不知道给这么大的鸡巴插是什么滋味 . . . . . . 」想到这,她更兴奋了,不由得站了起来作势要打,娇声道:「陈老板你好坏,敢欺负我,看我不打你这坏你 . . . . . . 」不知是被拌一下还是没断站稳,忽然老婆整个人扑到陈老板身上,湿湿的正好顶在陈老板隆起的地方。 二人都猛地一颤,像触电一般,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快感使得他俩浑身无力。

  「快……扶我起來,陳老闆……」老婆一邊嬌喘一邊無力的說。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不行!你這壞人。快嘛……快嘛……」老婆邊說邊撒嬌的亂扭身子,使得自己濕濕的陰戶不斷地在陳老闆的大雞巴上磨擦,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襲來。她的陰戶越來越熱、兩片陰唇越來越大,像一個饅頭一般高高的鼓起,淫水越來越多,不但把自己的褲子搞濕,連陳老闆的褲子也沾濕了。

她们两的性器隔着簿簿的两条裤子不断的磨擦,陈老板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将双手变动一下,飞快的把我老婆的衣裤脱个精光,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嘴里说道:「好燕燕! 我来替你解决你的需要好了! 」老婆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矣。

老婆除了我外,还是第一次被别的男人这样的搂着、摸着,尤其现在搂她、摸她的又是一个这么大的老板,从他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体温,使她全身而微微颤抖。

老婆娇羞叫道:「陈老板! 不要这样嘛...... 不可以 . . . . . . 」陈老板不理她的羞叫,顺手先拉下自己的睡裤及内裤,把已亢奋硬翘的大亮出来,再把她软软的玉手拉过来握住。

「燕燕! 快替我揉揉,你看我的小弟弟已经要爆炸了。 」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插入老婆裙内,摸着了丰肥的的草原,不多不少,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摸口,已是湿淋淋的,再捏揉一阵,潮水顺流而出。

老婆那久未被滋润的,被陈老板的手一摸揉已难当,再被他手指揉捏及抠阴道、,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使她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爽是五味俱全,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连握住陈老板大的手都颤抖起来了。

不管她如何的叫陈老板是充耳不闻,他猛的把她抱了起来,往她房里走去,边走还边热情的吻着她美艳的小红唇。 她缩在他的胸前,任由他摆布,口中娇哼道:「好哥哥...... 放开我...... 求求你...... 放开...... 我...... 喔......」陈老板把她抱进房中,放在床上。 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的细胞,她心中多么想陈老板的插入她那久未接受甘露滋润将要干的小肥穴里面去滋润它,可是她又害怕被别人知这件事,若被人发觉如何是好? 但是在酸痒难忍,须要有条插插她一顿,使她发泄掉心中如火的才行。

管他什么什么不然自己真会被烧死,那才冤枉生在这个世界上呢!

反正是你做老公的不曳在先,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贞在后。

她想通后就任由智聪把她衣物脱个精光,痛快要紧呀! 陈老板像饥渴的孩子,一边抓住老婆的大,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掌心在上摸柔,左右的摆动。

老婆感到如触电,全身痒得难受,陈老板越用力,她就越觉得舒服,她似乎入睡似的轻哼:「喔...... 喔...... 好哥哥...... 痒死了...... 喔...... 你...... 真会弄......」陈老板受到老婆的夸奖,弄得更起劲,把两个奶头捏得像两颗大葡萄一般。

老婆被逗得气喘嘘嘘、中烧,已经痒得难受,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她叫道:「好哥哥,别再弄我的奶奶了,我下面好 . . . . . . 好难受 . . . . . . 」陈老板听到我老婆的声音,像母猫叫春一般,心中想:「没想到燕燕原来是这么。 」于是他对老婆说:「燕燕,我下面也好难受,你也帮我弄,我就帮你弄。 」说着也不等老婆答应,就来个 69 式,让自己的对着老婆的小嘴,自己则低下头,用双手扳开老婆的双腿仔细看。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一颗鲜红的水蜜桃站立着,不停的颤动跳跃。 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的张合,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闪闪发光,排放出的,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湿了。 陈老板把嘴巴凑到肛边,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

舌头刚碰到粉肉,老婆猛的一颤:「别...... 别碰那里,坏哥...... 我没叫你弄那儿。 」「好燕燕,那你要我弄哪儿? 」「弄...... 弄...... 前头......"前头? 前头什么地方? 」陈老板故意问。

「前头...... 前头...... 就...... 就是我的嘛,你这坏哥哥,」老婆娇淫的道。

这事我看在眼里,但我没有什么好说,因为由于生意上的原因我好长没和老婆做爱了,这次又因为老婆为我办这事,关系工厂的生死存亡,不这样是不能把这个大单子接下来了,这都是我没用因为工厂对我来说太要紧了。

「好燕燕,你快弄我的小弟弟,我就帮你弄。 」说完,就把嘴对着老婆那丰满的阴唇,并对着那迷人的吹气。 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老婆连打寒颤,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

陈老板乘机托住丰臀,一手按着,用嘴猛吸。 老婆只觉得阴壁里一阵阵骚痒,不停的涌出,使她全身紧张和难过。

接着陈老板把舌头伸到里面,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内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痒。

老婆只觉得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把凑近陈老板的嘴,好让他的舌头更深入穴内。 老婆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她什么都忘了,宁愿这样死去,她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 噢...... 痒...... 痒死了......」「好哥哥...... 啊...... 你...... 你把我的 . . . . . . 舔得...... 美极了...... 嗯...... 啊...... 痒...... 我的好 . . . . . . 好痒...... 快...... 快停...... 噢......」听着老婆的浪叫,陈老板也含含糊糊的说:「燕燕...... 骚燕燕...... 你的太好了。 」「好燕燕,我的鸡巴好...... 好难受,快帮我弄...... 弄 . . . . . . 」老婆看着陈老板的,心想:「陈老板的鸡巴真大,恐怕有八、九寸吧!

要是插在里,肯定爽死了。 」禁不住就伸出两手握住。 「啊...... 好硬、好大、好热! 」不由得套弄起来。

不一会儿,陈老板的鸡巴变得更大了,足有乒乓球大小,整根鸡巴红得发紫,大得吓人。

由于陈老板鸡巴第一次受到良家妇女这样的刺激,使陈老板像疯了一般,用力的挺动着配合老婆的双手,自己的双手则用力的抱着老婆的大屁股,头用力的埋在老婆的胯间,整张嘴贴在上,含着老婆的并用舌头不停得来回涮着。

老婆的被他弄得膨胀起来,比原来大两倍还不只。 老婆也陷入疯狂,浪叫道:「啊...... 啊...... 陈老板...... 我...... 好舒服啊...... 快! 用力...... 用力...... 我要死啦......」「嗯...... 嗯...... 嗯 . . . . . . 」陈老板也含着老婆的含含糊糊的应道。

这一对淫乱的忘了一切,疯狂地干着 . . . . . . 猛然间,他们几乎是同时叫了起来:啊......同时高潮了。 陈老板的喷了老婆一脸,老婆的也弄的陈老板一脸。

陈老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老婆的,躺到老婆的怀里休息了一会,抬头看着老婆带着满足的笑容、并沾着自己的脸问道:「燕燕,舒服吗? 」老婆看着陈老板满脸兴奋得羞红了的脸,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舒...... 服。 」看着老婆婆娇羞的模样,陈老板忍不住又把老婆压在身下,老婆无力的挣扎了几下,风骚的白了陈老板一下娇声道:「坏哥哥,你还不够吗? 」陈老板看着老婆的骚样,心中一荡,鸡巴又硬了起来,顶在老婆的小腹上。

老婆一下就感觉到,吃惊的看着陈老板:「你...... 你怎么又...... 又 . . . . . . 」看着老婆吃惊的样子,陈老板得意的道:「它知道燕燕没吃饱,想请燕燕的吃个饱! 」听着陈老板讲出这样淫乱的话,老婆觉的非常得刺激,呼吸急促,臀部频频扭动,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嘴唇火热,穴儿自动张开,春水泛滥,好想让人干。 于是她娇淫的说:「那就让我的尝一尝你的吧! 」陈老板如何忍得住,兴奋的把腰乱挺,「咯...... 咯...... 咯......」的浪笑:「傻哥哥,不是这样...... 咯...... 让我来帮你。 」说完老婆一只手握住陈老板的移近自己,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然后一挺腰,「滋」的一声,陈老板的终于进到了我老婆的内。

「啊......」二人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陈老板、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

  「好爽……燕燕的肉穴真好。」「好哥哥,你的雞巴真大,我從來沒被這麼大的雞巴幹過。太爽了!快用力幹。」陳老闆熱情的吻她的香唇,她也緊緊的摟著他的頭,丁香巧送。老婆雙腿緊勾著陳老闆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陽具更為深入。

  陳老闆也就勢攻擊再攻擊,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連續的抽插,插得淫水四射,響聲不絕。

  不久,老婆又樂得大聲浪叫道:「哎呀……冤家……好哥哥……你真……會幹……我……我真痛快……哥哥……會插穴的好哥哥……太好了……哎呀……哥哥……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同時,扭腰挺胸,尤其那個肥白圓圓的玉臀在左右擺動、上下拋動,婉轉奉承。

  陳老闆以無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她嬌媚風騷、淫蕩,挺著屁股,恨不得將陳老闆的陽具都塞到陰戶裏去,她的騷水一直流不停,也浪叫個不停:

  「哎呀……陳老闆……我可愛的哥哥……乾的我……舒服極了……哎呀……插死我了……」「哥哥……嗯……喔……唔……我愛你……我要一輩子……讓你插……永遠不和你分離……」「哎呀……嗯……喔……都你……插的……舒服……極了……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極了……」「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好哥哥……燕燕被你乾的爽死了啊……用力幹……把燕燕……的肉穴……插爛……」老婆的兩片陰唇,一吞吐的極力迎合陳老闆大雞巴的上下移動;一雙玉手,不停在陳老闆的胸前和背上亂抓,這又是一種刺激,使得陳老闆更用力的插,插得又快又狠。

  「騷燕燕……我……哦……我要乾死你……舒服嗎?是不是比你老公曆害!」「對……幹……乾死……騷燕燕……啊……我死了……哦……」老婆猛的叫一聲,達到了高潮。

  陳老闆覺得老婆的子宮正一夾一夾的咬著自己的雞巴,忽然用力的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衝向自己的龜頭。他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雞巴頂住我老婆的子宮,然後覺得有一股熱流射向子宮深處。

  老婆被陳老闆滾燙的精液射得險些暈過去,她用力地抱著無力得趴在陳老闆上面,陳老闆的雞巴還留在老婆的子宮內。

  狂潮之後,陳老闆邊拔出雞巴,邊對著老婆說道:「騷燕燕,你的肉穴吃飽了嗎?」老婆擡起頭,吻了陳老闆滿是汗水的額頭一下說:「大雞巴哥哥,騷燕燕的肉穴從未吃得這樣飽過。」「那你怎麼感謝我?」「你要燕燕怎麼謝,燕燕就怎麼謝。」「真的?燕燕,我從未看過良家少婦女人的玉體,讓我仔細看看好嗎?」「玩都被你玩過了,還有什麼好看的?」她說著,將身體橫躺,讓陳老闆仔細一看。

  她那豐滿的身段曲線畢露,整個身體隱約的分出兩種顏色。自胸上到腿間,皮膚極為柔嫩,呈現白皙皙的,被頸子和雙腿的黃色襯托的更是白嫩。胸前一對挺實的乳房,隨著她緊張的呼吸而不斷起伏著。

  乳上兩粒黑中透紅的乳頭更是艷麗,使他更是陶醉、迷惑。細細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一點疤痕都沒有;腰身以下便逐漸寬肥,兩胯之間隱約的現出一片赤黑的陰毛,更加迷人。毛叢間的陰戶高高突起,一道鮮紅的小縫,從中而分,更是令人著迷。

  陳老闆看到此,整個神經又收緊起來,馬上伏身下去,此時的他像條飢餓已久的野牛。他的手、口,沒有一分鐘休息,狂吻著,狂吮著,雙手也毫不客氣地在她的雙峰上、小腹上、大腿上,還有那最令人銷魂的地方,展開搜索、摸撫。

  在陳老闆雙手的撫摸之下,她那略顯紅黑的大陰唇,如今已是油光發亮了。

  陳老闆用手去撥開她那兩片陰唇,只見裡面出現了那若隱若現的小洞天,洞口流出了那動人的淫水,陳老闆一見毫不考慮的低下身去,吻著那陰核,同時將舌間伸進那小洞裏去舔。

  陳老闆舔的越猛烈,老婆身體顫的越厲害,最後她哀求的呻吟著:「哥哥!

  我受不了了,快插進去,我……難受死了。」於是陳老闆不再等待,深深吐出一口氣,雙膝翻入她的雙腿內,把她的雙腿分得更開,用雙手支撐著身子,挺著火熱的大雞巴,對準了桃源洞口,輕輕磨了一下。

  老婆知道陳老闆的大雞巴一觸到陰戶,忙伸出她的右手,握著陳老闆的雞巴,指引著陳老闆,陳老闆屁股一沈,整個龜頭就塞進陰戶。這時老婆那紅紅的香臉上出現了無限笑意,水汪汪的眼中也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陳老闆見如此,更是喜不自勝,屁股猛然用力一沈,把七寸多的大雞巴一直送到花心,他感到大雞巴在陰戶裏被挾的好舒服,龜頭被淫水浸的好痛快。

  抽了沒多久,陳老闆將老婆的雙腿高架在肩上,提起大雞巴,對準小逼「滋」一聲又一次全根盡沒了,「蔔」一聲又拔將出來。

  就這樣「蔔滋!蔔滋!」大雞巴一進一出。

  果然,這姿勢誠如黃色書刊上所說,女的陰戶大開、陰道提高,大雞巴可次次送到花心底部;同時男的站立,可低頭下視兩人性器抽插情形。陳老闆看著大雞巴抽出時,將美香的小逼帶著穴肉外翻,份外好看;插入時,又將這片的穴肉納入穴內。

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颇为有趣,看得他更旺,速度也越快。 由于刚泄了两次,所以这次他得更是耐久。 一快,那穴内的被的碰击,却发出美妙的合击声:「卜滋! 卜滋! 卜滋! 卜滋! 」...... 这时的老婆也感神魂颠倒,大声浪叫着:「好哥哥,亲哥哥,插得我痛快极了! 」「陈老板! 你真是我最好的亲丈夫,亲哥哥...... 我好舒服,啊! 太美了! 」「哎呀...... 我要上天了......」「陈老板...... 快用力顶...... 啊...... 唔...... 我要...... 出...... 来了...... 喔 . . . . . . 」陈老板的被火烫的浇的好不舒服,这是多么美,长了这么大,第一次尝到异味,也领略了的乐趣。 老婆淫精一出,陈老板将她的双腿放下,伏下了身,吻着她的香唇,同时右手按在她的上探索。

「嗯! 好软、好细、好丰满! 」陈老板抚摸老婆的,感到无限享乐,不禁叫道。

陈老板的将老婆的塞得满满,燕燕的香唇也被他封得紧紧的。 老婆吐出了香舌,迎接陈老板的热吻,并收缩着阴道,配合着陈老板鸡巴的抽送。

由于他们都泄了两次,这一次重燃战火,更是凶猛,火势烧的更剧烈。 陈老板是越抽越快,越插越勇,老婆是又哼又叫,又美又舒服。

忽然老婆大声浪叫着:「啊! 美...... 太美了...... 我快活死了...... 陈老板你太伟大了...... 你给我...... 太美了...... 插吧...... 把插穿了也没关系 . . . . . . 我太快活了...... 真的...... 太美了! 」她像一只发狠的母老虎,魂入九霄,得到了高潮。

他像一只饿狼,饿不择食,用尽了全身力量。

这时后老婆全身一颤,一股火热的又喷射而出,真是太美了。 陈老板的被淫精一洒,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小腹一紧,丹田内一股热呼呼的精子像喷泉似的全射到她的子宫内。

「啊...... 陈老板,美死了...... 我......」他俩静静的拥抱着,享受这射精后的片刻美感。 这时老婆看看手表,已经三点半了,赶紧叫陈老板下来,否则等下我老公回来,都不好意思。 虽然老公知道,但这还不让老公看见得好,只好穿起衣服,依依不舍...... 完事后陈老板拿出了一张合同让我老婆签上名字,陈老板说:今天最舒服了,从来没这样舒服过,你以后跟着我这都是你的,老婆说:这不行,我很爱我老公,但和你一起做也很快乐,以后只要生意做我会常和你玩的,下次我可要玩你了陈老板得意的笑了笑。

Advertisement